1. 酒店工程信息

疫情下长租公寓的生存图景:运营商、业主、租客三方博弈

不确定的返工日期带来不确定的空置成本,这应该让运营商、房东还是租客承担?断租还是续住?涨租还是免租?成为横亘在房东/业主、运营商、租客之间的难题。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让很多租客在春节后,推迟返回租住的城市;那些回去了的人,很多也暂时不能进入租住的房子,需要隔离观察。

  不确定的返工日期带来不确定的空置成本,这应该让运营商、房东还是租客承担?断租还是续住?涨租还是免租?成为横亘在房东/业主、运营商、租客之间的难题,也让2019年本已处于洗牌中的长租公寓步伐沉重。

  相较于开发商集中式管理的长租公寓,蛋壳、自如这类分散型、房间量巨大的运营商压力较大。过去一周,蛋壳要求房东免租、自如部分房源涨租等动作均遭外界质疑,两家机构随后也出台了相应补救措施。

  毫无疑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为长租公寓带来新考验。即使刚在美国上市的蛋壳,也要面对2019年前三季度高达25亿的亏损,如何活下去,将是长租公寓2020年的主题。

  三方博弈

  2019年资金链问题不断的长租公寓行业,猝不及防又遭遇了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2月以来,“返工大潮”没能如期而至,一二线城市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们,却要为租客们的退还是续头疼,应付可能的2至3个月甚至更长的空置问题。

  2月3日前后,不少将房子委托给蛋壳公寓的业主,收到了该公司的电话称,因为疫情属不可抗力因素,需要给租户免除1个月租金,希望业主来承担。

  在蛋壳公寓致租户的信中也提到,针对无法返城的武汉租客,可返还1个月租金;其他各城市租客,结合各地政府发布的因疫情延期返工的天数,返还租客相对应的租金,或相对应免费延住。

  有业主表示,给湖北租客免除租金帮他们减轻负担本是一件好事,但蛋壳并没有对租客进行同等免租,许多租客的房租被正常扣除,此情形发生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汉、天津等地。

  根据蛋壳发布的公开信,其承诺给租客的租金返还不能提现,仅能用于抵扣维修金、房屋服务费等。

  除蛋壳公寓外,另一家长租公寓龙头自如的一些租客反映,疫情期续租价格普遍增长10%到30%。对此自如回应称,多是因为长租客想改为短期续约引起的。

  长租公寓运营商们试图在三方中找到平衡,“房东、租客、运营商各自承担一点成本,或许是可行的方案,”易居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说。

  但显然,租客,尤其是那些3月份仍可能无法返工的租客,更为弱势。

  采访中,不少业主表示愿意为湖北或其他租客免除一个月的房租,但必须是真正的免除;事实上,在深圳、厦门,一些出租自有房屋的业主,主动为租客免除了租金,但他们都是直接出租房子并没有经过中间的运营商。

  2月12日,自如进一步给出了解决方案:2020年1月、2月自如房源的平均续约价稳定,未来也将维持稳定;此外,在全国九城推出新签自如客可享“0押金”租房,缓解租客支出负担。

  自如表示,将为因疫情导致无法返回租住城市的自如租客提供便利的续租、退租流程,包括到期租客,可选择一个月等价短续;3月1日后返回居住,减免2月的服务费等;3月1日后仍无法返回且不打算租住的,可办理无责退租。

  近期,北京等地的一些租客反映,回到北京但无法进入租住的小区,对此自如将在符合社区管理的条件下,为其提供临时安置房源;而对疑似感染的租客,也可为其协调14天临时独居房源。

  安全第一“活下去”

  疫情期间,一些长租公寓试图将自己的运营成本转嫁给房东和租户,引发了争议。这背后或可窥见,长租公寓的现金流困境。

  就业务和盈利模式而言,目前国内长租公寓主要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前者以万科、龙湖、碧桂园等开发商旗下品牌及第三方独立品牌为主,后者主要是自如、蛋壳。

  如果说开发商的公寓还有一些自持物业,那么分散式公寓基本可概括为“二房东模式”,从大量个人房东手中租来房源,再进行转租,赚的仍是差价。

  基于此,由于合同约定了运营商必须每月付给房东租金,因此房源如果空置产生的损失将由运营商承担。

  在此之前,长租公寓运营商长期亏损运营,主要依靠不断的融资。2020年1月17日,经过数轮融资的蛋壳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每股13.5美元,总计募集资金1.49亿美元,低于此前预计的2.01亿美元。

  根据招股书,2017年,蛋壳公寓净亏损2.72亿元,2018年净亏损13.6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净亏损高达25.16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公寓持有现金1.73亿元,总资产76.74亿元,总负债76.6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8%。

  蛋壳还是属于头部的运营商,其他长租公寓的经营状况也大概如此。亿翰智库分析称,疫情的到来,更加剧了长租公寓资金流紧张的局面。

  根据克而瑞统计,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自如拥有房源最多,达4万余间;其次是江寓,3万余间。开发商品牌公寓中,龙湖拥有25家店,2569间房,万科拥有4家店,554间房。

  易居企业集团CEO丁祖昱表示,疫情对长租公寓运营商的影响是多方位的,包括复工延迟导致空置率上升,租金、员工薪资等成本增加,租客违约等,行业的寒冬期被延长了。

  从行业整体的损失情况来看,中资产(包租模式)的比轻资产严重;分散式比集中式严重。租金低的公寓要比租金高的抗风险能力差。

  丁祖昱认为,长租公寓企业可与业主进行减免租金的谈判,争取相应的免租期及租金支付后置支持。据了解,中资产项目中,部分国企业主已经主动向企业提供减免租金的政策。

  此外,企业有机会与各地政府建立更良好的合作关系,积极与各个银行沟通关于债权融资的利息等补贴或优惠政策。

  值得关注的是,长租公寓运营商目前也将资源投入了多地的“抗疫”之中。以自如为例,其作为武汉地区最大的长租公寓平台,疫情期间暂停对外营业,开放医院附近的所有公寓,并消毒265个床位,免费接待医护人员;相寓、蛋壳公寓、青客等,也都免费为医护人员提供住宿。

  丁祖昱表示,长租公寓面临“倒春寒”,首要的是安全第一,活下去。当前,头部企业的强运营能力凸显,“租期管控”做到了淡季空置率控制,未出现断崖式下滑。


长租公寓 租赁 运营

0

上一篇:广告语中的武汉租房市场

下一篇:危难是块拦路石,长租公寓别跑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