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酒店规划设计

期待反弹降临:那些比游客更希望迪士尼开园的人们

近一半外省游客的缺失,短期内仍将影响迪士尼乐园周边酒店、民宿业的复苏进程。

比“在逃”的“公主”“王子”更期待上海迪士尼乐园重新开业的,非乐园周边酒店、民宿的经营者莫属。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至今,不仅为自身带来了经济效益,它的辐射效应更是扩散到周边地区。圈层结构之下,上海迪士尼乐园以其为中心,辐射方圆十公里区域。这其中,酒店、民宿业的影响最为显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携程平台搜索发现,以“上海迪士尼乐园”为搜索关键词,该平台收录的10公里范围内的酒店、民宿数量多达2469家。

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上海迪士尼乐园于今年1月25日起闭园。这对于乐园周边的酒店、民宿业而言,仿佛一颗重磅“炸弹”。

忆素度假别墅负责人胡和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宣布闭园后,每天都会接到来自OTA平台的退订通知。

“虽然大家都知道因为疫情影响、很无奈,但那个时候感觉冲击很大。”胡和平表示,如果只维持一两个月的闭园状态,经营层面还可以承受短期亏损。但一天等不到开园的消息,黑暗的日子一天没有尽头。

闭园100多天后,上海迪士尼乐园终于在5月11日重新开园。尽管限流,数万人次游客量的重新流入却让周边的酒店、民宿走出了“至暗时刻”。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经此一“疫”,不少酒店、民宿经营者正在反思:如何重新平衡客源结构,降低因过多依赖迪士尼游客所带来的潜在风险?

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重新开园,游客量的重新流入让周边的酒店、民宿走出了“至暗时刻”。

黎明前的静默

“3月9日迪士尼小镇恢复营业时,我当时跑去现场踩点做直播,直播平台上就有很多人在问迪士尼乐园什么时候开业。”以园度假四合院负责人倪华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迪士尼乐园何时恢复营业同样也是周边民宿经营者最关心的问题。据他回忆,上海迪士尼乐园曾于3月下旬进行过一次烟花测试,有关乐园将很快开业的消息迅速在民宿圈子里传开。

“我们都满怀期待地等待官宣,但直到‘五一’小长假来了,上海迪士尼乐园始终没有宣布何时开业。”倪华山表示,他和迪士尼周边众多民宿、酒店经营者一样,心态随着各种开园传闻不断波动。直到5月6日凌晨,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宣布将于5月11日开业,“靴子”落地了。

倪华山所经营的以园度假四合院,是一家中式四合院风格民宿,距离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直线距离约7公里。自2018年开业以来,迪士尼游客贡献了约70%的客源。而今年春节假期,民宿假期订单提前15天就已经排满。

上海迪士尼乐园每年千万级的游客量极大带动了周边区域经济效益的提升,尤其是周边酒店住宿业迅速得到提振。根据世界主题娱乐协会提供的数据,2017年、2018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客流量分别为1100万人次、1180万人次,连续蝉联年度全球十大主题乐园之首。

倪华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2018年,以上海迪士尼乐园为中心方圆8公里范围内,酒店和民宿数量差不多900家。但不到一年时间,即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量直逼2000家。倪华山了解到,直到疫情发生前,还有很多民宿经营者在迪士尼周边拿房。

亚朵轻居酒店川沙店近些年的出租率也因上海迪士尼乐园得到提升。

据店长赵原原介绍,自2017年9月开业以来,亚朵轻居酒店川沙店的出租率很长时间维持在三分之一。“由于酒店距离浦东机场比较近,以前我们的销售重点并不是以迪士尼游客为主。”赵原原表示,考虑到酒店与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的直线距离约5公里,我们决定将销售重点人群转向迪士尼游客。与携程业务经理沟通后,亚朵轻居酒店川沙店纳入迪士尼板块酒店群中。

效果立竿见影。亚朵轻居酒店川沙店2019年整体的出租率超过96%,迪士尼游客占比超过一半。

但疫情以及迪士尼乐园闭园的消息,给酒店、民宿的经营者泼了冷水。

“从1月20日开始,我们就开始接到取消订单的通知。”赵原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取消的订单入住时间横跨1月至3月,约100多万订单额无偿退订。

“那段时间订单都是‘噔噔噔’的一个一个取消。”倪华山讲述,电脑满屏都是取消的订单,直到1月28日大年初四,以园度假四合院由此前订单爆满的状态迅速清零,员工也都临时从当天开始放假。

然而,对于酒店、民宿经营者而言,订单的取消只是损失的开始。

胡和平所经营的忆素度假别墅距离上海迪士尼乐园约10分钟车程,平日的整体入住率能维持在七成以上。这其中,迪士尼游客占绝大多数。

疫情发生以及迪士尼闭园后,胡和平的民宿于2月初歇业。他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歇业期间的成本账:歇业期间,忆素度假别墅的主要成本构成为房租、水电、员工支出以及设备折旧维护费用,各类成本加起来每个月超过5万元。

“这还不包括别墅一开始上百万的装修费用。”胡和平表示,由于自身在酒店家具用品领域有过二十多年的从业经历,因此十分重视民宿风格的设计。其所经营的忆素度假别墅共三层,使用面积约450平方米,主打北欧风,最初装修、家具用品投入费用约130万元。

“歇业又意味着每个月8万元至10万元的营业收入在流失。”胡和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决定在迪士尼周边开民宿时,他和几个合伙人都会进行风险评估,并预留半年的现金流以应对突发情况。但迪士尼迟迟未见开园,民宿的家具、设备等各类维护成本又无法避免,整个过程十分“煎熬”。

危机下的反思

千呼万唤始出来,上海迪士尼乐园终于在5月11日恢复开业。对此,游客们报以巨大的热情——据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微信的售票信息显示,乐园5月24日前的门票已经售罄。

迪士尼效应再度显现。

“酒店目前的恢复情况已经超过预期。”上海邻家美利亚酒店市场销售部总监管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上海迪士尼开园后,该酒店近期的出租率都超过50%。

上海丽芸精品民宿负责人王丽红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民宿的散客订单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受迪士尼恢复开业的影响,一些散客订单已经陆续出现。

在疫情期间的防控要求下,上海迪士尼乐园目前采取限流措施,每日入园人数控制在平时的三分之一,即2.5万人左右。除此之外,由于国内跨省游暂未恢复,在周边游和省市内游的带动下,目前上海迪士尼乐园游客的构成几乎都是本地、周边游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取的一组历史数据显示,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三年内累计接待游客超过3000万人次。从客源结构上看,上海本地和苏浙皖的长三角游客占比为55%,国内其他地区游客占比42%,国外游客占比3%;从消费意愿上看,外省市游客对乐园更有热情,约63%的人表示肯定会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约46%的人选择住在迪士尼乐园附近。

上组数据意味着,拥有巨大消费潜力的外省游客的缺失,短期内仍将影响迪士尼乐园周边酒店、民宿业的复苏进程。

事实上,基于对当前现状的认知,上海迪士尼乐园周边的酒店在巩固迪士尼客源的基础上,正加大对其他客源的重视。

“有的客人来这里是去旁边奕欧来奥特莱斯购物,花季时分去薰衣草公园赏花。”管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上海邻家美利亚酒店虽然依附于迪士尼乐园这一主线招揽客源,但也有部分客人并非冲着乐园而来。

但对于乐园周边民宿业而言,这样的反思则需更加深入。

“过去迪士尼乐园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客流量,但这也造成我们对乐园的依赖。”倪华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疫情以及迪士尼闭园带来的危机让他重新开始思考,如何避免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在倪华山看来,虽然过去迪士尼乐园给周边民宿带来大量客流,并带动周边民宿的发展,但民宿在功能定位上已经弱化为一个功能性住所,逐渐丧失了其他优势。

据《2019中国大陆民宿业发展数据报告》,截至2018年,中国大陆在线民宿房源数达107.2万个,两年间增长超过81%。不同于传统酒店,民宿的特色在于给予住客非标准化服务的特色体验。但行业的不规范发展,导致民宿同质化现象严重。

而在上海迪士尼乐园效应的辐射下,乐园周边数量虽有提升,但大部分民宿缺乏特色,只能在价格上做文章,并沦为仅具备住宿功能,形成了高入住率、低房价的常态。

但如果仅是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附属住宿功能产品,那么,民宿的命运就只能与迪士尼乐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实际上,经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走访了解,不少乐园周边的民宿经营者正在努力平衡客源、收入结构,并打造自身品牌效应。

倪华山正希望利用直播平台兴起的契机将以园度假四合院背后所代表的中式传统建筑文化传播出去。与此同时,他计划加大线下活动的引流,包括加大对公司团建、商业取景拍摄、团体研修等订单吸引力度。而胡和平同样开始在商业拍摄、团建等方面花心思。

“这次疫情让我们知道,如果长期下去,我们就会变成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地丧失了自身的特色。”倪华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迪士尼乐园 酒店住宿 民宿

0

评论

上一篇:迈点译讯丨危机渐去,酒店加大营销力度前需要考虑的5大现实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